其中

2020-11-19 20:44

果然,会后,董佑华副局长被在场的10多家省市媒体团团围住,单独“开小灶”。

除了限牌,加大核心区域限制也是一个焦点话题。对此,杭州市交警局表示,已经拟定市区工作日期间交通总量控制的递进策略,分为四种模式的逐步升级的控制策略,分别是早晚高峰错峰限行、白天限行、早晚高峰“单双号”限行、白天“单双号”限行。

“目前,我认为,杭州市委、市政府不可能下决定(对机动车)限牌。”杭州市公安局交警局副局长董佑华这样回答道。

至于“扩大错时上下班范围”的问题,据说目前市政府“应急办”正着手研究,尚未形成具体的意见和方案。通讯员 欧艳萍 记者 魏皓奋

最重要的是,如何将拼车行为与“以营利为目的”的非法营运区别开来,需要人大或人大常委会、最高人民法院、国务院等有权机关解释,并由政府出台引导拼车行为的相关规范,才能构建合法、安全、有序的拼车环境。

北京、上海和广州这三个城市的限牌,最后都是当地市委、市政府决定的。董佑华副局长字斟句酌地说,“目前,我认为,杭州市委、市政府不可能下决定(对机动车)限牌。”

“杭州市目前不可能对机动车进行限牌” 因为限牌的实际控制效果甚微

车辆增长何时迎来拐点?这个尚无结论

昨天发布会进行到提问环节时,本报记者首先“三连问”——

“实施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,最重要的条件是有健全的公交配套体系。”市交通警察局提出,“根据目前公共交通运力、停车保障以及税费优惠政策等配套情况,一旦实施,公共交通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首当其冲。”

根据拥堵指数分析 杭州暂不宜实施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措施

杭州市区机动车保有量何时可能达到顶点?杭州市对机动车会不会限牌?有没有考虑更细化的限制措施,比如像有些国家那样,在某些路段、时段,小车必须坐满2人或者3人以上才能通行,以鼓励集体出行……

据说,2009年杭州率先在全国推出拼车试点方案,并确定了两个拼车试点单位。“但由于缺少必要的法律支撑和保障,实际运行中市民群众因为法律风险(会被认定为非法营运)、交通事故民事赔偿争议、人身财产安全风险等而顾虑重重,致使试点工作举步维艰。”

根据相应的数据测算,当前的情况是,杭州主城区在早晚高峰时段,达到中度拥堵和严重拥堵,但在平峰时段,指数在4以下。

四种“限行模式”逐步升级 加大限行力度,极可能促使车辆短期内暴涨

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在答复该提案中,完整地表述了意见:“在目前相关限行配套政策尚未健全的情况下,如果仅杭州市采取了限牌措施,而周边地市依然放开上牌,则实际控制效果甚微。同时还会造成政府税、费的大量流失。”

限牌的实际控制效果不大,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也暂不宜实施

董副局长说,目前,大杭州拥有247万辆机动车,杭州主城区(不含萧山、余杭)是110万辆。

“限牌措施不仅不能从根本上减轻我市的道路交通压力,且将给我市车辆源头管理工作带来较大的难度。”

拼车上下班? 缺少必要的法律支撑和保障

由此延伸,小车鼓励多坐乘客,才能在某些时段和路段通行的建议,董副局长认为,“有些车的贴膜很深,看不清车内情况,给执法带来很大难度。”

其中,民进市委会提案《关于破解杭州交通拥堵的对策和建议》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。作为办理提案单位代表、市公安局交警局董佑华副局长自然也是“炙手可热”,他就“限牌”等诸多话题,回应了记者的提问。

“目前,杭州实施的是第一种措施。”董副局长进行了解释,市交警部门和交通研究所进行了一项交通拥堵指数的设置,把城市拥堵状况分为5个等级,分别是:0—2分为畅通;2—4分为基本畅通;4—6分为轻度拥堵;6—8分为中度拥堵:8—10分为严重拥堵。

以上海为例,大量的上海市民到杭嘉湖地区上牌,车辆使用地与上牌地不一致,造成车辆源头管理上的盲区,带来极大安全隐患。

“扩大限行范围的前提必须是科学的评估,目前暂不宜实施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措施。”

而记者查到,1年前杭州主城区的数据是93万辆。近年来,几乎以每月1万辆的速度上涨。为此,问交警部门有没有对杭州机动车保用量有一个峰值的判断,就是“增长的极限在哪里?到什么时候才会迎来拐点?”

董副局长说,“这个问题,全国都在研究,但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结论性的意见。”

昨天,杭州市政协举行重点提案办理情况新闻发布会,发布8件由市委领导领办的民主党派、工商联集体提案和8件由市政府领导领办的重点提案的办理情况。

杭州目前不可能实施机动车限牌

现场第二个发问的记者,同样把问题抛给了杭州市交警局。于是,主持人连忙打断,“请交警部门会后留下来单独接受记者采访。”

杭州主城区机动车已达110万辆

同时,加大限行力度,极可能促使机动车保有量在短期内迅速上升,拥有第二辆、第三辆机动车的家庭迅速增加,直接导致停车矛盾被进一步激化。